WW_1023

小王子虽与小狐狸相互羁绊,但却把唯一的用心和爱意全部浇灌给了他独一无二的玫瑰花。

Dreamcatcher
捕梦人与梦境拥有者的故事
啊啊啊 然而没有脑洞

没说出口的担心,希望你解读成我不在意。

毕竟我有我还想追求的人,我还要他参与我的未来;而你也有了和你走下去的人,你们有我不知道的缘分和浪漫。

————多贪
by miro
真的很喜欢这段话

失语症——

Yukina_kamiki:

对面刚搬进来的一对夫妇,男人蓄著像耶稣一样的卷发和长须,女人的衣著装扮则带着些许吉普赛人的味道,两人眼神皆温柔而神秘。


格格不入的造型、莫知其详的职业使附近社区居民对这户人家议论纷纷;尽管如此,当这对夫妇带著比Karry小两岁的男孩(以及装满各式巧克力的礼篮)过来打招呼时,Mrs.Wang还是很亲切地招待他们。


 “Mrs. Wang 您好,我叫Jackson。”大概是因为他们全家人身上都沾满浓郁巧克力香味的缘故,让习惯把自己锁在楼上房间的Karry,也忍不住像头小狮子一样,敏捷地在楼梯间来回逡巡,谨慎探看。


 “Jackson……?”她直盯著眼前这个男孩,一脸不可思议。


 “嗯!”男孩回应她一个天真烂漫的笑容,然后头一歪,朝躲在楼梯扶手后方的Karry挥手。


Hello!


Karry睁大双眼,愣愣地盯著Jackson一会儿,接著又眯起眼,迅速跑回楼上。


 “他好像我家养的那只猫咪!”Jackson咯咯笑了,眼睛湿亮亮的,像是发现天底下最有趣的生物。他一手提著篮子,一手扯扯Karry母亲的袖子,殷切地问:“我可以上楼找他玩吗?”


“……好的,Jackson,”Mrs.Wang不由得弯下腰来摸摸男孩的头。他的名字对她而言是那麼具有亲切感。


“如果你能明白他说什麼的话,当然可以。”


噢,也许让这两个小朋友相遇并不是巧克力。年轻的妇人当时心想。


是命运。


Karry六岁时因高烧过度伤及脑部,导致语言功能有所损害,罹患了失语症。然而他的症状和一般失语症并不相同,他能准确又漂亮地发音,甚至可以说出难度颇高的词汇,只是那些词句和他脑里真正想表达的却不一样,以致说出来的话语无法连结成一个完整句子;比如他心里想的是口袋,嘴巴上说的却是抽屉;他想拿卫生纸,却一直指著卫生纸喊橡皮擦。Karry母亲和照顾Karry的佣人必须费心猜测他话里含藏的符码,有时甚至花上大半天时间也徒劳无功。


虽然Karry的母亲十分愿意用全部时间来陪伴Karry、解读Karry,也很愿意向其他人解释Karry的情况,但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出於保护心态,同时也为了维护王氏家族的颜面,Karry的父亲让他的儿子在家自学。他不愿意让儿子成为其他人的笑柄,更不愿意让他的病灶成为社区茶余饭后的话题。


如果Karry的智力也像能被烧伤的话,他的生活或许会简单幸福一些——有时候Karry的母亲会在心里偷偷这麼想。偏偏Karry既聪明又敏感,总能察觉周遭人(尤其是他父亲)掩抑不住的无奈和失望。


后来Karry变得愈发沉默,不再企图出声让别人了解自己;性格也更加任性暴躁,不满意时就发出如同动物般的嘶吼,摔砸东西,大大的眼睛里总是藏著两团小火苗。


就像一只发怒了的小狮子。


直到他遇到Jackson。 


九岁之后他几乎什麼话都不肯说了,只有一、两次,非常偶尔的睡前时刻,他会像只八爪章鱼一样地抱住他的母亲,在她耳边呢喃。


 “Jack…son,Jack…son……”


Mrs.Wang想念起Karry说话的语调,极轻极轻,彷佛雾中风景,含糊且带著睡意。他的五官精雕细琢,肌肤呈现淡玫瑰色,黑发细软柔顺;闭上眼时睫毛浓密分明,像是一根一根绣在睑缘上似的,表情则和祥地如同天使。原本应该是被上帝宠爱的男孩却肩负著那麼多伤痛、愤怒和故事。


他好久都没见过Karry露出小虎牙的嬉笑玩闹的模样了。


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而那几声Jackson,是她一直解不开的谜语。


如今,名叫Jackson的男孩和Karry变成最要好的朋友:他们一起在训练场里骑马(Mrs Wang不得不让出她温顺的牝马,因为Jackson总有本事让马儿兴奋狂奔);一起学游泳(最后变成和几个佣人玩水中骑马打仗);一起做巧克力城堡(Jackson的母亲费了好大的工夫才不让他们互泼巧克力浆)然后一起吃掉;一起在湖边橡树上搭建树屋(好吧,其实Jackson的父亲帮了不少忙),夜半躺在树屋里分享天窗外的星星,给每座星群重编故事……


他们整个夏天都腻在一起。此后又度过了好几个四季。始终不腻。


 “Jackson,那边有一排金箔,狼的眼睛然后大石头,斧头,剥落的油彩。橘色的蜂蜜母亲。”


 “真的?超酷!那会有萤火虫吗?会有……会有小精灵吗?”


 “蜂蜜。”


“啊~小熊维尼。”


Mrs.Wang不晓得这个男孩究竟施了什麼样的魔法,居然可以让Karry不停说话,像要弥补这几年来无话可说的份量似地;他们一人一句,时而挤眉弄眼,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打来打去最后抱在一起在草坡地上打滚大笑,笑完又絮叨不断。能终止他们交谈的大概只有巧克力了——他们愿意为了吃巧克力安静两分钟。


 “也许你可以当作Karry这辈子只会说这种全新的、只属於他自己的语言,然后Jackson是他唯一的翻译。”家庭医生Belle听完Mrs.Wang的说明后回答。


起初Karry的母亲还有些怅然若失,一是Belle间接表示了Karry这个病一辈子不会治好,二是Karry居然早早有了自己的「唯一」,而她这个母亲却被排除在外—


—虽然和Jackson吃醋实在没有意思,但她毕竟可是很爱很爱自己儿子的。


然而当某日她看到Karry从屋外走进客厅,手里拿著和Jackson一起摘采的苹果,一边露出她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时,Mrs.Wang蓦然惊觉这个名叫Jackson的孩子的出现,对Karry、对她、对王氏家族家族的影响有多麼重要。


叫Jackson的少年把太阳重新带到了他们家里,重新带到Karry的眼睛里。


甚至也分给了Karry父亲一小片。


十四岁的时候,Jackson陪著Karry乘坐Eurostar,到法国找他嗜工作如命的父亲,拜托他父亲不要帮他安排他最新研发的手术。


Karry的母亲把他们从手机传来的车上合照(Jackson 还传了Karry睡著流口水的照片)洗出实体照片嵌在雕花相框里,至今仍端端立在冰箱旁的置物柜上。


事情当然不如童话般顺利,Karry的父亲虽然心中动摇,但没有答应Karry(Jackson代言)的请求。他们似乎大吵了一架——准确地说,是Jackson跟Karry的父亲大吵了一架。她还记得他们回来的时候手牢牢牵著,Karry肩膀微微颤抖,Jackson的眼睛还红红的,很明显哭过的样子。


她隐约记得,孩子们第一次亲吻大概就在那天晚上,在Karry房间的书桌旁。那时她端了两杯牛奶上楼,不小心撞见他们嘴唇轻吻。


 


安慰的吻。接著拥抱。然后鼻尖磨蹭,接著又是亲吻。自然地如同呼吸般。


 “Jackson,Jackson ……”


 “我知道。我也是……”


他们四周亲昵无间的氛围让Karry的母亲觉得不该再打扰下去,於是在他们尚未察觉时,把牛奶原封不动地端下楼。


Mrs.Wang隐约记得她后来给Jackson的妈妈拨了通电话。


尔后奇迹似的,Karry的父亲开始愿意在假日时赶回家和他的妻子与他的儿子Karry共享晚餐,甚至邀Karry一起骑马,教他攀岩。他用非常笨拙的方式试图亲近并了解自己的儿子,次数愈来愈频繁。


她与Karry父亲岌岌可危的婚姻关系也逐渐修复。


有天Karry母亲终於趁著Karry和父亲外出空档和Jackson独处,问了她多年来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关Karry……你真的能完全了解Karry想表达什麼吗?Jackson?”


Jackson先是愣了一愣,然后抿着唇,轻轻点头,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Karry母亲再追问他为什么会明白,Jackson却也说不上来,只是耸耸肩说就是知道。


 “那麼,你知道他说「Jackson」的时候,是什麼意思吗?”Karry母亲伸手揉揉Jackson耳朵后面略微蓬起来的头发,巧克力香气随即扑鼻而来。


此时的Jackson已经长得比她还高了,虽然有时候还会被Karry嘲笑他的个头始终追不过自己一点点,每次都会换来Jackson有爱的白眼,Jackson的长相是那种女孩子第一眼不会爱上,但愈看愈舍不得放走的类型。一脸聪明(偶尔天然呆)的模样,开心时的梨涡浅笑。


虽然小Karry两岁,但Jackson却跟Karryn同一年级,如果不是Jackson的父母决定让他跟Karry一同上学,恐怕Karry今天会有更多烦恼也说不定——Karry母亲不由得分神地想。


 “还没遇到你之前,有几个晚上,Karry曾经对我这麼说过。那时我连这个单字原来是人名都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没有联想到那里去。我一直很好奇……你知道在Karry的世界里,「Jackson」除了你的名字之外,还代表什麼意思吗?”


 “嗯……”


Jackson突然开始左右换握除草机的柄手,不时搔搔脸(这动作让他的脸上沾了点泥尘),看了一下Karry的母亲,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眼神。这让她好奇心更甚了。


 “……Jackson?”Karry的母亲鼓励似地轻拍男孩肩膀。


 “嗯,这个嘛……”Jackson腼腆地笑了一下,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整座天空的阳光都要从他眼底挤兑出来般。


乾净、清澈又毫无杂质。可以映照万物。


她赫然明白Karry为什么执意不愿动手术,即使明知道这次手术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机会可以恢复正常交谈能力,就算失败也不会伤及原本智力。


他只想让Jackson 一个人懂。


只要Jackson一个人懂就够了。


 “我爱你。”Jackson说完,抬头看看天空,回头看看自己的家门,低头盯著草皮上的小甲虫。耳朵微微发红。


 “……呃嗯?”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离谱,但Jackson……”他继续吞吞吐吐地说。


“对Karry来说,就是我爱你的意思,Mrs.Wang。”


“噢,”Karry的母亲张口,一时说不出话来,彷佛她才是失语症患者。


而那瞬间,她确实听见了命运的声音。


                                                  THE END.



从此吾心,常伴严冬,再无盛夏。

古风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人生三大错觉,手机震动,有人叫你,他喜欢你。



个人觉得还满虐的

如果时间倒流,我会选择不再重蹈覆辙。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管前方有何荆棘,永远不要放弃,如此才不会辜负昨日种种苦难。   






绕了那么一大圈才重新遇到,干嘛要为不必要的人和事就把再见轻易说出口,再见。再也不见。


占个tag

大家都在吃糖是什么情况呀~我也吃颗糖